澳客网彩票|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i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八章 雕心花(25)

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相愛六小時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八章 雕心花(25)
(88106 www.lkomk.com.cn)    不久后,一身華服的精致女子踏入藍楓苑內,濃妝艷抹的眉眼間盡是笑意盈盈。

    跟在羅允凡身后的侍衛婢女也三三兩兩擁進院中,在里面迅速排列成隊,浩大的聲勢盡顯太后威儀。

    羅允凡紅唇輕啟:“哀家,是來接皇上回宮的。”

    雖已身為太后,僅二十二三的嗓音卻是掩蓋不住她的年輕。

    “本王不是已經說過,待太后壽辰之日將皇上親自送回么?現在距離娘娘的生辰尚有一月多余,娘娘竟如此心急?這便等不下了?”易辭表情冷漠,態度堅決。

    羅允凡莞爾笑道:“身為人母,愛子心切,別說一月,就是一日,哀家也時時刻刻念著皇上,飯不能思夜不能寐啊,攝政王尚未娶妻,自然不懂。”

    “皇上在本王這里,吃得飽穿的暖,日漸成長,娘娘何必憂慮,難道還怕本王虐待自己的親侄不成?”

    “自然不是,只是上次聽說了和州瘟疫一事,皇上雖無大礙,但哀家不免還是憂心后怕啊。”

    “恐怕今日要讓娘娘失望了,皇上不久前去了禮規寺,這段時間回不來。”

    羅允凡笑了笑,“早有耳聞。哀家已經命人去接禮規寺接皇上了。”

    “沒有本王的命令,就算是娘娘的人,也請皇上不來。”

    “那要是,皇上的親叔叔去請呢?”羅允凡陰笑道。

    易辭一頓,眼神凌厲的看向她。

    想不到……這個女人這么有能耐……連易陽都收入麾下了……

    不久,一聲“皇上駕到——”,藍楓苑內又添了不少人。

    南樂通過門縫看見進來的那個一身青袍的男子,相貌與易辭三分相似,腰間所掛熟悉的羊脂玉佩撞著青藍色的鈴鐺,清脆的聲音也十分入得了南樂的心,看清楚那人的相貌之后,更是覺得在哪里見過。

    樊王易陽牽著易梓兼的小手,徑直走過來。

    原來這就是樊王,與國公府嫡女兩情相悅的那個?

    “二哥。”他喚了易辭一聲。

    “七弟。”易辭回道。

    易梓兼認出易辭,“皇叔,你要出門么?”因為他知道南樂不在,那攝政王戴面具一定是因為要出門吧。

    “不出了。”他回答完易梓兼,看向易陽,意味深長的說,“本王還以為,七弟是個分得清是非黑白的明理人。”

    想不到竟也與太后狼狽為奸。

    易陽神色驟然一變,憤怒涌上面目,死死易辭,說:“二哥難道還不知道嗎?她死了。”

    “誰?”

    “二哥果然薄情,自然是那個與你有了婚約的國公府嫡女。若不是因為你,她又怎么會客死異鄉,直至今日才找到了尸身!”

    南樂一怔,這說的是……自己的主子?死了?

    易辭說:“她尚未與我成婚,何來薄情,況且她因為舍不下對七弟的癡癡情深才逃離本王的,七弟怪錯人了吧,要說這罪魁禍首,該是七弟才是,該興師問罪的,也應該是我這個沒了未婚妻的來問你吧。”

    面對哥哥一如既往的無賴,易陽氣得臉紅:“你……”

    易辭挑釁:“我如何?”

    易陽憋著心中火甩袖說:“哼!你等著,我一定會讓你血債血償。”

    話畢,憤步出了藍楓苑。

    太后看這一場戲看得意猶未盡,半晌后她開口說:“既然皇上已經回來了,那就隨哀家回宮吧,兼兒,走。”

    她伸過戴滿飾品的玉手,易梓兼卻遲遲不敢放上去,他雖對羅允凡有母子情,卻還是不及和易辭的感情深厚。

    “嗯?”羅允凡逼視著易梓兼,易梓兼有點害怕,于是抬了抬手。

    南樂待不住了,她怎么能眼睜睜看著易梓兼被殺母仇人帶過去繼續洗腦。

    房門被推開的聲音傳入,眾人紛紛看去。

    只見南樂邊從南殿內走出來,邊行禮說:“皇上萬歲,太后娘娘千歲,攝政王……”她放低聲音,特意走近了易辭讓他聽到,“早死早超生。”

    易辭:“……”

    易梓兼看見了南樂,立刻興奮起來,“南樂姐姐!”叫著就要沖過去像以前一樣抱南樂。

    南樂連忙閃開,知道在這么多人面前如此不合規矩。

    南樂盡量恭敬道:“太后娘娘,奴婢可以作證,”就當是為了易梓兼,先委屈一下自己吧,“皇上在攝政王府乃至在和州,都一直是衣食無憂,不曾吃過半點苦受過半點罪,且經過瘟疫一事,皇上也算親見了百姓疾苦,增長了閱歷,可不是成長了嗎?”

    羅允凡垂了垂眸,高傲地揚了揚下巴,“這里可有你說話的份兒。”話語間無不透露著對南樂的厭惡。

    “奴婢以為,有沒有奴婢說話的份兒,也是這里最大的人來說的,”她轉頭微微笑著看一聲不吭的易梓兼,“皇上,您說,可許奴婢有個說話的份兒?”雖然她已經說了這么多了……不過沒關系,最重要的是她要提醒羅允凡皇上才是天子。

    易梓兼點點頭。

    羅允凡咬著唇死盯南樂,攥進了拳頭。

    南樂繼續說:“太后娘娘,皇上既然不愿回去,還想再跟著攝政王學習一段時日,您又如何有權利阻攔?”

    “南樂。”易辭開口示意她話不要說的太直。

    “大膽!”太后身邊的太監立刻尖聲喝道。

    不等他說后話,南樂仰起頭氣勢勃勃的反駁道:“再大的膽子也是皇上借給奴婢的,公公有什么意見嗎?”

    太監即刻被噎住,不再做聲。

    南樂蹲在易梓兼面前,“皇上,您是天子,應該自己選擇,您是愿意同太后娘娘一塊兒回宮呢?還是跟著皇叔留在攝政王府?”

    易梓兼因為南樂在而有恃無恐,不假思索的回答:“留在這里,南樂姐姐也會留下是么?”比起易辭,南樂的吸引力更大。

    南樂點頭,“當然。”

    易梓兼這便鼓起勇氣走到已經氣得幾乎要攥碎拳頭的羅允凡身邊,怯怯開口說:“母后,兒臣……”想留在皇叔身邊,他本想說這句話,但想起南樂教育他的,于是鼓起勇氣改口說,“恭送母后。”

    羅允凡心中惱怒,臉上卻還是一副良母的模樣:“兼兒……”

    易辭趁機說:“太后娘娘要違背皇上旨意?”他厲聲對院中的侍衛道,“你們都沒聽到皇上說什么嗎?還不快護送太后娘娘回宮。”

    羅允凡徹底沒轍了,只能氣憤的在眾人的簇擁下出了藍楓苑,離去之前狠狠剜了南樂一眼。

    待羅允凡的人都走干凈后,易梓兼連忙興奮的抱住南樂,“南樂姐姐,你后來到底去哪兒了?為什么我和皇叔找不到你?”

    南樂說:“我去玩密室逃脫了。”

    “密室逃脫是什么呀?我也想玩。”

    “一個特別好玩的游戲,等有空了姐姐就帶你去玩兒。”

    “好啊。”

    易辭說:“南樂,你惹禍上身了知道嗎。”

    南樂說:“知道啊。”

    “那你還……”

    “難道你就能眼睜睜看著兼兒被帶進狼窩?”

    “當然不會,我有辦法,可你不該冒險。”

    “我才不管你怎么樣,反正我不要讓兼兒被帶走,就要第一時間來救他。”

    易辭沉默。

    南樂不再理他,帶著易梓兼往東殿去,將易辭隔絕在門外。

    兩個人在里面說話。

    易梓兼問南樂道:“南樂姐姐,你給我講一下皇叔是怎么救你出來的吧。”

    “我呸,才不是他救我出來的,那可是我自己斗智斗勇逃脫了密室的。”在說自己的豐功偉績時,風遲皓不是主角,暫且忽略不計。

    易梓兼說:“那皇叔是怎么找到你的?”

    “呵呵,你皇叔那種沒良心的家伙會來找我?”她勾了勾易梓兼的小鼻子,“還有你啊,你個小沒良心的,還真是跟你皇叔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易梓兼無辜道:“南樂姐姐,我沒有要拋下你,皇叔說他一定會找到你,就把我送回來自己去找你了,我相信皇叔。”

    “是么?找了我幾天啊?也太沒有誠意了,不等我出來就走了。”

    易梓兼立刻說:“才沒有。我回來后今天才見到皇叔的。”

    南樂心中一震,“你是說……他這幾天才回來的?”

    “應該是啊。”

    南樂喃喃自語:“他去找我了?可是我并沒有看見他啊……”

    南樂開始自顧自亂猜,可能他也染了瘟疫然后找地方休養去了,或者也不小心被鎖進了密室?她甚至猜想,他摘下了面具一直在她身旁……比如就是易辭。

    她也只是猜想一瞬,立刻又打消了心中的這些可能,覺得堂堂一個攝政王沒有必要為她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人而擔心,可能他說找她只是為了揶揄易梓兼,實際上他又去做別的要緊事了。

    南樂拋開了這些想法,一直陪易梓兼到晚上,哄他入睡。

    第二日,一打開門,就又一次看到攝政王站在門口。

    易辭說:“想必昨日你也都聽到了,國公府的嫡女死了,今日是葬禮,帝都熱鬧得很,一起去看看么?”

    南樂靠著門,抱著胳膊,嘲笑道:“好一個攝政王啊,自己未婚妻死了還不忘去湊個熱鬧。”

    易辭勾了勾唇,意味深長的說:“你敢嗎?”

    南樂頓了半晌,提了提一邊嘴角,“你早就知道我是帶國公府嫡女逃出帝都的那個婢女?對吧?”

    如若不然,那日在皇宮大院,他又為何帶她躲開迎面而來的易陽,其實根本不是他在躲他,而是為了讓她躲開他,那相傳與國公府嫡女兩情相悅,私定終身的樊王易陽又怎么會不認得她的貼身婢女?

    易辭笑著沖她眨了眨眼,默認,片刻后又說道:“你拋下你的主子,讓她客死異鄉。我聽說,這位國公府大小姐待人也不錯吧,現在她死了,你都不想去看一眼么?”

    南樂高揚下巴,“去就去,誰怕誰!”

    隨后她折回進屋里拿了帷帽出來戴上,將自己的臉掩進了乳白色的朦朧中。

    易辭挑了挑眉,“你不是不怕么?”

    “怕和送死是一回事么?!他國公府死了女兒,到處找殺手殺我,恨不得扒了我的皮,最近好不容易消停一會兒了,我何必自找麻煩。”

    “他們找殺手殺你?”原來那幾波殺手是國公府找的。

    “廢話,我要是害死了你女兒,你能不殺我么?”

    南樂想起,最后那一批殺手,是在西郊時,后來幸得風遲皓出手相救,緊接著又遇到了采草藥的江奇書,不過從那以后,就再也沒碰上過殺手殺她了。呀!對呀,最后那批殺手是寥生門的人,風遲皓是寥生門的門主,難怪那些殺手都那么怕他,難道是后來風遲皓下了命令不許再殺她,所以她才一直安然無恙著?

    “你在想什么?”易辭的話拉回了南樂遠飄的思緒。

    南樂招招手:“好了好了快走吧,看熱鬧去。”

    易辭跟上她往外走。88106 www.lkomk.com.cn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相愛六小時》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相愛六小時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相愛六小時》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澳客网彩票 河南泳坛夺金怎么玩 爱彩票软件下载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360 北京pk10官网开奖直播 江苏时时百度贴吧 湖南快乐10分中奖助手 彩票程序的原理 赚钱是为了更有尊严 有藏分成功出款的吗 21点手机游戏 快三怎么玩和值稳赚(快3和值怎么玩) 腾讯分分彩龙虎计划软件 斗鱼怎么没有捕鱼直播了 动物狂欢怎么玩才赚分 秒速时时走势图软件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