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网彩票|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i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雕心花(18)

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相愛六小時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雕心花(18)
(88106 www.lkomk.com.cn)    他們前往下一間密室。

    下一間密室是一個大型迷宮,兩個人在里面轉來轉去,偶爾遇到一些蟲蛇,偶爾撿到一些食物和水,就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門。

    在里面轉了一整天,第四日黎明即將開啟的時候,他們終于找到了門。

    南樂卻總覺得自己明明之前就來過這里,且并沒有發現過這扇門,好似這個門專門是要到這個時候才會出現一般。

    第四日的正午,他們邊吃著密室里的食物邊拼著墻壁上的圖案破解機關,一直到深夜才把第四間密室的門打開。

    第五日的晚上,他們穿過重重暗箭,來到荊棘滿布的第六間密室。

    第七日的下午,他們重見天日了。

    鉆出石樓的一個小口,他們又回到了進來時的那座山嶺。

    清涼的風呼呼撲打在身上,掠著滿頭青絲空中飄揚。

    南樂站在山頂,縱觀山下萬物,以及西邊山上半掩著面的昏紅日光,經過七日重重磨難,好幾次命懸一線,如今再見晴空朗朗,不由感慨萬千。

    她轉頭又看向那個詭異的石樓,恨恨說道:“我一定要查出背后操控的人,然后把這里夷為平地!”

    風遲皓當她是在說風涼話,“要我送你回去嗎?”保護她七天的他不自覺把這當成一項任務。

    南樂揮手豪爽的說:“不用!我記得回去的路。對了,請你吃飯的事,我說到做到,你想什么時候去?”

    風遲皓說:“我任何時間都有空,你呢?”

    南樂想了想攝政王、易梓兼、雕心花、隱踏門以及一大堆待處理的事,便說:“我最近沒空,等我有空了去找你吧,你家在哪兒啊?”

    風遲皓沒有回答,只道:“你拿出來那個飛笛。”

    南樂捂住了胸口,“干嘛?這個是我敲出來的。”

    風遲皓說:“不,我教你怎么使用。”

    南樂從衣服里把飛笛拿出來交到風遲皓手中,風遲皓細細看了看,發動飛笛給她演示一遍,直沖云霄的響笛在空中發出千里擴散的清亮聲音。

    南樂沖他點點頭示意自己學會了。

    風遲皓把飛笛還給她:“我記住這個聲音了,只要你發射飛笛,我就會出現在你面前。”他笑了笑,“別讓我等太久。”

    南樂將飛笛握在手心,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好,等我得空了,就請你吃飯,”她向風遲皓抱拳,“那我先走了,保重。”

    說完,她大跨著步灑脫豪邁的往山下走去,給風遲皓留下一個余韻待續的背影。

    和州城內。

    南樂一路走來,平日里熱熱鬧鬧的地界均是荒無一人,走進城中心,最熱鬧的地方更是一片死寂,店鋪全部大門緊閉。

    街上只有鎮北將軍府一些蒙著面的士兵到處巡邏查看,時而,有士兵會從某個地方拉過來一輛車,上面蒙著白布,外面耷拉著幾只血點滿布一動不動的手,載的應是尸體。

    “南姑娘!”

    聽見呼聲,南樂循聲望去,只見罩著黑面的一人朝他走過來,他摘下了面罩,露出一張謙和有禮的臉來。

    南樂禮貌道一聲:“蘇將軍,和州發生什么事了?”

    蘇月徹來不及回答她,“說來話長。南姑娘,這幾日你去哪兒了?殿下找你都快找瘋了。”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南樂心中微微一震,異樣的心痛感涌上心頭。

    原因竟只是因為……他在找她?他在乎她?而她很在乎他在不在乎她?

    南樂急忙問道:“殿下現在在哪兒?”

    “在……”蘇月徹頓了頓,說道,“殿下他……已經帶著皇上回帝都了。”

    “……”

    南樂立刻沉下了臉色。

    就這樣??!他找她找瘋了,瘋了一瘋……然后就回家了??

    火氣沖了上來,她對著空氣大罵,“姓易的你個混蛋!把我帶到這兒就自己回去了!你真是我見過這個世界上最最最最最沒有良心的家伙!”

    吼完之后,又覺得心里空落落的。

    她被人拋棄了。

    可是為什么會覺得突然這么迷茫無措呢,她確實是被拋棄了,可她從前不一直都是一個人么,現在只是回歸到了以前而已。

    怎么會覺得空落落呢?

    殊不知,失去是一件比不曾擁有痛千百倍的事。

    “樂兒。”

    一聲呼喚傳入南樂耳畔,她驀然回首,看見站在她身后摘下了黑面罩的那個人。

    南樂詫異的語氣里還有些許驚喜:“你怎么在這兒?”

    易辭沒有說話,而是癡癡看著她,朝她一步步走過來,高大的身軀擋住了南樂眼前的陽光,她被覆在一片帶著溫度的陰影中。

    易辭微微垂著頭,輕輕皺著眉,星星點點的心痛滿滿布著漆黑的眼眸。

    他緊緊珉著干澀蒼白的唇,千言萬語如鯁在喉,什么也沒說,展開雙臂將南樂猛的摟緊了懷里,下巴抵在南樂發間,感受著她是個真實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人。

    南樂怔了怔,聽耳邊喃喃的聲音:“你怎么又亂跑,你知道我見不到你,有多擔心么?”

    南樂瞬間忘記了被拋棄的失落,反而在心中升騰著柔軟的歡喜。

    殊不知,失而復得是一件比不曾失去驚喜千百倍的事。

    易辭緊緊抱著南樂,幾乎讓南樂快喘不過氣來,南樂雖然不太舒服,但是卻不忍心推開他,反也伸出雙手輕輕環著他的腰。

    只因她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在乎過。

    南樂的臉被埋在易辭的溫暖的胸膛里,鼻腔吸入他身上清新的雄性氣息,耳中是他舒緩的一聲聲清晰心跳聲。

    她尋找話題以緩解此刻沉重的氣氛,便向他敘述一遍事情的前因,說:“我收到了一份飛鴿傳書,是門主通知我去隱踏門,后來我就被人帶去隱踏門了,可其實,飛鴿傳書通知我去的人根本就不是門主。”

    易辭輕輕“嗯”了一聲,好像無論過程如何,都比不上她安然無恙的結果重要,于他而言,過程是煎熬的,從看到她留下的字條的那一刻,每一分一秒她的杳無音訊都是煎熬。

    南樂又繼續說:“最重要的是,那個把我帶到密室關了七天的人,是岑懷瑤!”

    她其實很想抬起頭看著他驚訝的臉跟他說話,奈何易辭抱她抱的太緊,讓她絲毫無法動彈。

    可是,此話一出,南樂清楚的感覺到,緊緊抱住自己的手臂一點一點由于僵硬而松開了。

    易辭慢慢放開了南樂,欣喜的神情凝固、熔化、蒸發直至蕩然無存,臉色幾變,并沒有南樂想象中的驚訝,而是摻雜著恐懼的怔愣與呆滯,好像南樂的話如千斤頂一般,當頭一棒砸中了易辭。

    南樂沒有想太多,只以為他被驚訝到了,問道:“你怎么了?你也覺得不可思議對不對?可我真真切切的看清楚了,就是岑懷瑤,當時她還穿著隱踏門門徒的衣服把我騙了過去。”

    南樂還想在跟他講一遍自己在連環密室的所見所聞所經歷,但是突然發覺易辭的臉色不太對,便小心的問道:“你……怎么了?”

    易辭回了回神,用力擠出一抹笑,搖了搖頭,“沒事,我們回去吧。”

    “去哪兒啊?對了,和州城這七天來發生了什么?”

    一旁的蘇月徹開口說:“和州城鬧瘟疫了,不過好在,江神醫已經研制出了解藥,很快就會好起來。”

    “江奇書也來了啊。”也是,易辭和江奇書不是經常在一起么。

    易辭說:“先跟我回將軍府吧。”

    南樂瞅他一眼:“你跟人家將軍幾毛錢關系啊,就隨隨便便住進去。”

    不過作為神醫來拯救和州城的江奇書住進去倒是很正常,也就不奇怪易辭這個吃江奇書軟飯的為什么也住進去了。

    南樂往將軍府方向轉身之際,忽然眸光一轉,瞥見了一直站在易辭身后的明月。

    她怎么也來了?

    她沒有向明月打招呼,或許是因為輸給過她,心中莫名有份爭強好勝的敵意。

    南樂抬頭看向易辭,說:“你還認得明月啊?”

    易辭說:“鼎鼎有名的明月酒坊坊主有誰不認得。”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誰家姑娘也拐來。”

    “你吃醋了?”

    南樂打他一下,氣道:“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明月來幫我們處理瘟疫的事。”

    南樂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被易辭習慣性摟住了肩往前走。

    她又回過頭偷偷又瞥了一眼默默走在身后的人,端莊嫻雅,面無波瀾,只是眼睛里好像暗暗藏著一絲心傷。

    回將軍府的途中,南樂總覺得蘇月徹在刻意跟她保持距離,總是她往右走,他就往左走,反之,他就往右走,好像她也染了瘟疫似的。

    只有易辭一直牽著她的手不離她半步。

    抵達將軍府之時,明月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已經轉路離開了。

    回到府中,南樂住進原來那間廂房,驚奇的發現小院四周的婢女仆人都被遣走,一直都只有易辭到她房間里去看她,兩天來她都沒有見到除易辭外的其他人。

    易辭不許她出門,說外面危險會染上瘟疫,而她在將軍府中也總是被仆人婢女避而遠之。

    南樂想,大概是因為自己在外面呆了七天,他們都害怕她已經染上瘟疫了才會如此。88106 www.lkomk.com.cn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相愛六小時》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相愛六小時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相愛六小時》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澳客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