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网彩票|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i

作品正文卷 第九章 雕心花(6)

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相愛六小時作品正文卷 第九章 雕心花(6)
(88106 www.lkomk.com.cn)    接下來的幾天,南樂都沒有再見到門主,她傷好的差不多了,就立刻又去接任務攢金葉。

    可是這段日子以來,一直沒有七級門徒的任務,倒是有一個二級門徒的任務傳到了七級門徒這里。

    按說每個級別的門徒都只做屬于自己的任務,但是如果有個任務沒有人愿意接,那么就會自動往其他級別傳送。

    而這個傳到七級門徒的任務原本是二級門徒該做的,一路下來竟沒有一個愿意接的。

    專門負責送任務的那個門徒來到七級門徒集合處,問道有沒有人愿意接下這個任務,價值十片金葉,但是不給工錢。

    這個任務的背景大致是——王氏的年輕貌美的女兒被她好賭的父親賣去了青樓,青樓今夜就要拍賣她的處子之身。

    想要救出這個女孩本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只要到青樓花錢買下她就行,可是來求救隱踏門的王氏身無分文,無法給隱踏門報銷,不然她自己就能去贖了,而隱踏門的人也明明白白的告訴她,如果沒有人愿意不計報酬去救你的女兒,那也只能當他們沒接過這個任務了。

    在南樂眼里,錢算什么,要是有了這十片金葉,她就可以去做采花賊了。于是她毫不猶豫的接下了這個令人很為難的任務。

    她沒有錢去贖人也是事實,所以也只能另辟蹊徑。

    夜。

    月光傾灑不及的杳香院外隱蔽街角處,南樂抬起頭望那漆黑的天空——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她陰暗勾唇,興奮的握緊了手中那瓶迷藥。

    正是熱鬧的時候,杳香院內的老鴇扯著尖銳的嗓子向來客介紹新來的雛多么如花似玉貌似天仙,并夸下包您滿意不滿意全額退款的海口。

    于是在這樣誘人的催動下所有人都充滿好奇興致勃勃的一個勁兒加價。

    不引人注意處某丫鬟混雜在人群中路過,看著那為美人幾近瘋狂的男子,嘟嚷著罵道:“一群不要臉的好色之徒。”

    她端著擺有機關酒壺的托盤,一句低著頭低著頭悄悄潛入了事先打聽好的那個房間。

    房間里的彷徨無措的人聽到開門聲不由一驚,心道這么快就定了價?直到看到來人是個丫鬟,不由松了口氣,然后偷偷扭過臉將其埋進墻角。

    南樂將托盤放在桌上,去看坐在床榻上將臉藏的嚴嚴實實的女子,身上穿了件鏤空近乎透明的輕薄外紗,里面那件粉嫩的齊胸長裙清晰可見,看來老鴇是刻意把她打扮這么暴露的。

    當然,在夏天穿T恤短褲的南樂眼里這并算不了什么。

    南樂伸手去拍女子單薄且瑟瑟發顫的背脊,“姑娘?”

    女子一怔,僵硬著脖頸緩緩轉過了頭。

    膚若凝脂的一張絕色之臉的左側,血淋淋的有著一道長長的疤。

    顯然是無奈之下狠心毀了容貌以保清白。

    南樂一驚,那女子撲通跪在地上苦苦抓住她的衣裙,淚光瀲滟的雙眸里兩道淚水滑落下來,她梨花帶雨的哀求道:“我求求你,別告訴媽媽,千萬別說,她會打死我的!求求你……”

    南樂看著容貌盡毀的女子,不禁也面露憐憫之色:“可她遲早會知道。”

    女子顫抖著說:“我知道……我知道,你別說……求求你別說……”

    南樂逼視她令她清醒:“你不該為別人的過錯毀了自己,你應該好好活著去找你那個混蛋爹報仇!”南樂越說越氣憤,她何嘗不是被自己的親生父親給賣了。

    “你怎么知道?”

    南樂把她扶起來,“快,趁人還沒來,跟我換。”說著就去解身上那件丫鬟裝的扣子。

    “你……”

    “你別怕,我隱踏門的人,是來救你的,快把衣服換下來,對了,你叫什么?”萬一來人問起來可就不好弄了。

    “我叫岑懷瑤,媽媽給我起名叫花瑤。你跟我換了那你怎么辦?”

    “你不用管我,我自有辦法。”

    南樂穿上了那身單薄的衣服,把桌上的酒壺換在了托盤上,遞給岑懷瑤,囑咐道:“你到城東江府去找江奇書江神醫,他定有法子治好你的臉,就說是他姑奶奶南樂讓的。”

    岑懷瑤還是擔憂道:“可是你……”

    南樂將她往屋外推,“你快走別管我,我說我有法子就一定有。”

    南樂推出她關上了房門,走到桌前將藥瓶的里的藥倒進機關酒壺里的小暗格里,然后背坐到床榻上露出一邊香肩,勝券在握般暗暗竊喜。

    房門被人推開的咯吱聲響起后,緊隨其后的是南樂妖嬈魅惑的聲音:“爺,花瑤等您好久了……”她扭著香肩轉過了身,看到來客后整個人都傻掉了。

    “怎么是你?”兩人的聲音幾乎同時想起。

    只是一人帶著懵逼,一人帶著憤怒。

    南樂驚訝道:“你不是死了么?”

    易辭看到她那身穿著打扮,快步走到她面前,憤怒的狠狠握住南樂的手腕,“你怎么在這兒?!”

    “你管我!”她用力去掙脫易辭青筋暴起的手,“你放開我!”卻是徒勞無功,“想不到啊,原來你也是個好色之徒,哦對,我忘了,你本來就是個好色之徒!你放開我啊啊啊~”她抓狂的叫道。

    易辭仍然氣問:“你先告訴我你為什么在這兒?!!”

    “我來救人啊,不然人家姑娘就讓你這個色鬼給糟蹋了!”

    易辭怒喊:“那你自己呢!?”

    南樂好笑道:“我?我能有什么事,我好歹會點拳腳,打趴個人還是不在話下的。”

    易辭握她的手緊了幾分,憤怒也疊加,“拳腳??那你有沒有想過,要是來的是個武功高強的怎么辦!要是那個人偏就不喝酒怎么辦!你覺得你那點三腳貓功夫能做些什么抵抗!”

    南樂驚訝道:“你怎么知道我在酒里下了藥?”

    “廢話!你的迷藥瓶還擺在桌上!”他指著那儼然寫著“迷藥”二字的小藥瓶。

    呀!就是!

    南樂被他吼得也憤怒起來:“這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關系,你以為你自己又是什么好人,要是天下沒有你等色鬼又怎么會有今天!”

    易辭突然就怔住了,如有鯁在喉有刺在心,是啊,跟他有什么關系呢?他發現在越來越了解南樂的一天天中,自己竟越來越模糊了……

    他收了憤怒,松開了南樂的手腕,試圖跟她解釋什么,試圖勉強擠出一個帶著玩笑的笑容,試圖找回原來的自己。

    可是好像很難。

    南樂揉著自己被他抓出紅痕的手腕,決定先不跟他計較,因為她除了生氣,好像還有點……開心?

    片刻沉默過后。

    南樂問:“你不是死了嗎?”

    易辭答:“誰說我死了。”

    南樂問:“江奇書告訴我你被劫匪捅死了呀?”

    易辭故作疑惑答:“江奇書?他怎么告訴你?在來帝都的路上他已經死在劫匪刀下了。”

    南樂皺眉,這倆貨一個比一個會編段子,她伸手去打易辭,剛一起身又跪空了床沿,“啊”一聲栽在易辭腿上,易辭及時抓住她以防她滾下去,笑道:“你就這么迫不及待投懷送抱么?”

    南樂抬起頭去瞪他那副幸災樂禍的嘴角,卻在抬頭剎那愣住。

    薄唇揚起溫柔的弧度,猶如三月花苞初放,七月細雨綿綿,十月指尖清風,久違的笑容驀然清晰了內心深處所殷殷期盼的似真似幻。

    原來這些天,她真的在想他啊,可是她又覺得,他一直在她身邊,只是不肯現身而已。

    南樂重新坐好,一邊肩膀裸露在易辭眼中,他戲謔笑道:“娘子穿成這樣是專門來勾引為夫的么?”

    她又聽到了這個熟悉的稱呼,想起往事,于是記仇的一臉冷淡說道:“你不是說,以后一別兩寬了么?還說這話干什么?”

    易辭說:“我是想一別兩寬啊,可我花大價錢買來的天仙,怎么變成了潑婦呢?”

    南樂冷哼,“呵,你果然也就跟外面那些好色之徒一樣。”

    易辭用看穿了什么的口氣道:“娘子這是吃醋了?”

    “你g……”由于想起在小竹樓的經歷,那個“滾”字在話鋒急轉下硬生生轉化成——“放屁!少在那兒不要臉了。”罵完以后南樂又覺得自己不太對勁兒,明明以前不管易辭說什么娘子不娘子的話她都直接當作屁滿不在意的忽略掉,這次說了個吃醋而已又是怎么了……

    易辭又猛然靠近她幾分,把她逼到墻壁上,“娘子害羞了?”

    南樂感覺自己的臉在極速升溫,“你……真是自以為是。”嘴上這么說,微紅的臉卻是有些逃避地撇開。

    易辭再靠近,捏著她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鼻尖幾乎相碰,南樂的心控制不住的砰砰直跳。

    他歪了歪腦袋,垂眸看著南樂粉嫩誘人的唇,撩撥道:“你說,我花了這么多錢,是不是該驗驗貨啊。”此話一出,胸腔里的一顆心猛然撲通一跳,火熱滾燙也迅速充斥了全身每一個細胞,怎么會這樣呢?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易辭發現了自己的異樣后瞬間遠離了她,不可思議的看了看扣在桌上的酒杯,確信自己沒喝迷藥后又轉頭看看南樂,瞇了瞇眼,這個女人有毒……88106 www.lkomk.com.cn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相愛六小時》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相愛六小時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相愛六小時》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澳客网彩票 网上兼职哪种最赚钱 赚钱的直播软件哪个好用 拉霸水果slots下载 tcl股票 体彩十一选五投注表 女排直播cctv5直播 河北500万完场比分 凤凰棋牌对战牛牛游戏 做作业赚钱app 双色球内部参选数据 彩票销售员好做么 足球即时比 彩票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一分钟 领红包赚钱软件级 三分时时彩技巧稳赚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