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网彩票|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i

作品正文卷 第四章 雕心花(1)

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相愛六小時作品正文卷 第四章 雕心花(1)
(88106 www.lkomk.com.cn)    南樂換好了衣服,順便看了第二道任務——帝都攝政王府求取雕心花服用。又是吃,吃吃吃。不過這次看上去沒那么簡單了,攝政王,還真不是個小角色。不過正好,反正也是要去帝都找隱踏門拜師習武的。

    南樂來到小院,看到易辭和歸塵一人牽了一匹馬。

    “不是說有馬車么?我怎么只看到了馬?”

    易辭笑:“車跑了。”

    ??不是應該馬跑了么?

    南樂氣道:“你又騙我。”根本就沒有車。

    “什么叫又?”

    南樂也不知道為什么要說“又”,反正就覺得他是個大騙子,騙過她好多次。

    “那怎么只有兩匹馬呀,我們三個人。”

    “你又不會騎馬。”

    南樂也特別忌諱有人對她說“你又不會”、“你又不能”之類的話,她雖然確實沒有騎過馬,但是他都說了這話,她就更得騎一騎了,“你怎么知道老娘不會!”

    說著就搶過易辭手中的韁繩,腳踩上馬登翻身坐了上去,正要沖他得意一下,那馬忽然動了兩步,南樂一個沒抓緊便又翻了下去。

    “啊!”

    易辭穩穩接住她,似笑非笑,決定給她留點面子,于是不再說什么。

    歸塵道:“公子,我們快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易辭點了點頭,南樂不解道:“什么來不及了?”

    易辭敷衍道:“來不及給你買糖葫蘆了。”說著,他翻身上馬,伸手下來,“上來。”等南樂搭上去。

    南樂偏過頭:“我才不要跟你同乘……啊啊啊!”一個不留神,人已經被拽著胳膊拉到了馬上。

    易辭雙臂環著她牽著韁繩,貼過臉在南樂的秀發上,嘴唇覆在她眼角,玩味道:“樂兒還是那么膽小。”

    南樂想跟他鬧的,但由于是在馬上,又有了摔下馬的前車之鑒,她不敢輕舉妄動,并且易辭這流氓隨時可以輕薄她了。

    馬匹飛馳在月光下的小路上,馬蹄聲噠噠作響,易辭不斷快馬加鞭提速度,歸塵在后緊緊跟著。

    南樂見他騎得越來越快簡直不要命的節奏,忍不住問道:“你就不怕出馬禍?”

    易辭不解:“馬禍?”

    南樂懶得跟他解釋,便沒再吭聲,突然間,冷不防一個吻“波”在她臉上,她抓狂的叫了聲“啊啊啊!”該死!早知道就不該跟那流氓說話。

    易辭笑意漸濃,他真是越來越喜歡聽她叫了。

    呼呼的風從身后吹過來歸塵聽到南樂大叫后的關切聲:“公子!夫人!怎么了?”

    南樂大聲回道:“老娘被狗咬了!”

    歸塵又回:“啊?狗敢咬你?”

    ……

    馬在一家府邸前停了蹄,易辭道:“下馬。”

    “來這兒干什么,不是去逛街嗎,你又騙我。”邊說邊迫不及待的從易辭懷里鉆出來跳下了馬。

    歸塵拉住生氣亂跑的南樂,給她指著來時的方向:“夫人,您看。”

    遠處山上的竹樓,燃著熊熊大火。

    南樂愣住:“怎么會……”

    歸塵說:“今天我們回去的時候被人跟蹤了。”

    “跟蹤?我怎么不知道。”

    易辭道:“就你那點本事,被人跟蹤到床上你也不知道。”

    南樂瞪了他一眼,“你以為都像你那么流氓。”

    易辭一聽,不懷好意的勾了勾唇,作勢就要朝她走過來耍一耍流氓,南樂知道他厲害,她不吃這個虧,趕忙往歸塵身后躲。

    易辭不陪她鬧,他看了看遠處小竹樓裊裊上升的黑煙,深色凝重起來:“他們是寥生門的人,我回去的時候也被跟蹤了。”隱踏門門主來江州的消息已經傳開,寥生門的人比任何人都想除掉他。

    寥生門有兩大宿敵,他們只知道一直視他們為眼中釘的,一位是當今權勢滔天的攝政王,一位是神秘的隱踏門門主,卻不知道這兩位是同一個人。

    南樂問:“他們為什么跟蹤我們殺人放火?”

    易辭看向她:“為了殺你。”

    “殺我?殺我的不是隱踏門的人么?寥生門又是什么?”聽起來比隱踏門厲害很多。

    易辭用看穿的眼神凝望南樂,臉上那一貫的笑容蕩然無存,變得陌生異常,他冷冷道:“你說為什么?不妨告訴你,我早已知道你是寥生門的人,你簽了死契卻沒給那賣糖葫蘆的傳遞去消息,他們當然要不顧一切代價殺你,原本也只是想利用你找到寥生門的下落,不過現在已經打草驚蛇,江州寥生門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了。”

    南樂一頭霧水:“你在說什么?”

    他背過了身,背影顯得涼薄無情:“你不必再裝傻,救你一命不過是好生之德,希望你以后改邪歸正不要再與寥生門來往,從此以后,一別兩寬。”

    哦~什么一見鐘情八抬大轎壓寨夫人,他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把她擄到小竹樓將她玩弄于鼓掌,占盡了便宜最后振振有詞的說一堆亂七八糟的事甩掉她。

    南樂皺著眉頭盯著他的背影看了半天,他讓她不要跟寥生門來往,她心里便默默決定放棄隱踏門路轉寥生門,待她學成歸來,第一件事就是把易辭打的狗血淋頭。南樂罵了句:“神經病。”她轉頭就要離開,不管有多危險,也總比跟一個瘋子待在一起的好。

    歸塵攔住了她:“夫人,啊不,南姑娘,現在正是危險的時候啊,寥生門的人到處在抓你……”

    南樂一把甩開他的胳膊:“我跟他們又沒關系他們為什么要抓我。”

    “夫人,啊不,南姑娘,無論如何先跟我們一起避一避吧,性命要緊啊。”

    南樂不聽,顧自往前走。

    忽然,成群的馬蹄聲越來越近。

    沉默了很久的易辭大步往前走了兩步拉住了南樂的胳膊:“想活命的話就跟我們進去。”

    南樂掙脫他的手,她實在也不知為什么那多人要殺她,形勢所迫,她不得不聽易辭的跟他進了身后的那扇門。

    大門正前方是龍飛鳳舞的兩個金漆大字——江府。

    三個人在管家的牽引下走進屋內,一位公子哥驚喜道:“易辭,你怎么來江州了?”

    “說來話長。”

    南樂一看這人,立刻傻了眼。

    這就是進來時歸塵告訴她的江州第一神醫,當時她的腦海里就浮現出某大醫院的著名醫生,送她來這里的那個人——江奇書。

    然而這貨,跟他長得一毛一樣。

    他招呼道:“快快請坐。”聲音都是如出一轍。

    南樂邊坐邊試探性的叫出他的名字:“江,奇,書。”

    歸塵:“你們認識啊?”

    南樂點點頭,江奇書搖搖頭,南樂反應過來然后也搖搖頭,打圓場道:“不認識,聽過江神醫的名字。”她記得某人經常在她面前吹噓自己是三十世紀舉國聞名的江神醫。

    不過想想也挺生氣,這個江奇書,虧他還是南樂最好的朋友,竟然認識一個誆騙她的神經病,關系看起來還不錯。

    南樂抱著胳膊聽他們交談。

    江奇書遣走了房內所有下人,問道:“易辭你快說一說,你怎么來江州了?你可是堂堂攝……”說到這里,易辭輕咳一聲示意他別再說下去,不過江奇書閉上嘴的真正原因是歸塵及時往他嘴里塞了個果子,沖他搖搖頭,又看了看旁邊正看似專心玩頭發的南樂。

    江奇書會意,原來那個南樂還不知道易辭是當今攝政王。

    南樂往那面瞥了一眼,看出他們眉來眼去的傳遞信息,說著她不能知道的悄悄話。好你個江奇書,竟然跟人合起伙誆她一個。

    她想著回去要怎么收拾江奇書,想著想著,忽然就酸了鼻子。在二十一世紀,她兩歲就沒了母親,父親再婚,又有了二女兒,她就徹底成了多余的那個,她從來都是堅強的,也孤單慣了,后來認識了江奇書,有了唯一一個朋友,可是現在,連江奇書都不認得她了。

    南樂繼續聽著他們講話。

    易辭回答江奇書的問題:“剿滅寥生門。”

    作為大夫的江奇書鄙夷他道:“整天就知道打打殺殺,那你來多久了啊?”

    “六七天。”

    南樂知道他一定不是江州的常住戶,只是沒想到他居然才來了短短幾天,和她差不多。

    “喂,你太不夠意思了吧,都來六七天了現在才想起我?”

    “不,其實是我的竹樓被燒了我才來找你的。”

    “……不說出來會死啊。不過沒關系,我馬上就要搬家了,到時候天天上門去找你。”

    ……

    深夜,南樂輾轉反側睡不著覺,越想越覺得那個易辭莫名其妙,直覺告訴她她應該盡早離開他。

    南樂已經想好的接下來的打算,離開江州去帝都,完成第二道任務。但是她沒有馬匹,金銀財寶也都在小竹樓里給燒了,一無所有的她可謂是寸步難行。

    對啊,她可以看看江奇書家里有沒有什么值錢的寶貝,反正他還欠著她三十多萬,要是有的話,她可以把易辭的馬一并擄走。在來的路上她是親身感受過易辭是怎么騎馬的,覺得應該沒有問題的。

    東翻西找了一通,南樂天助我也的找到了一頂帷帽和一些銀兩,雖然沒有多少錢,但好歹足夠她趕路,她向歸塵打聽過帝都,不遠,騎馬也就幾天的路程。88106 www.lkomk.com.cn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相愛六小時》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相愛六小時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相愛六小時》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澳客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