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网彩票|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i

先婚后愛:老公輕點寵 正文 第2051章 胡神醫

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先婚后愛:老公輕點寵先婚后愛:老公輕點寵 正文 第2051章 胡神醫
(88106 www.lkomk.com.cn)    那人一身玄青色長衫,胡須飄飄,背著個藥箱,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

    盛羽西看到盛雪落居然在給齊老把脈,眼底滿滿都是不屑。

    她這個草包姐姐怕是瘋了吧?

    盛羽西勾唇對胡神醫道:“胡神醫,您別介意,我姐姐年紀小,不懂事,想來也是擔心齊老的身體,才會班門弄斧。”

    她這么說,好像是在幫盛雪落說話,其實是在暗示盛雪落胡鬧,不懂裝懂,還打腫臉充胖子把脈。

    胡神醫語氣倨傲地說:“盛二小姐,我胡某苦學二十年,才敢給人把脈。如今一個小姑娘也敢輕易給人看病,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了。”

    齊木蘭不服氣地說:“雪落年紀小怎么了?我爺爺的病,她看一眼就知道病根所在了!”

    胡神醫靜靜說道:“一事不煩二主,既然已經有人看病了,那我就告辭了。”

    盛羽西立刻急了,攔住他去路,“胡神醫,您別生氣,我好不容易才請到您過來一趟,您別急著走啊。”

    “姐姐,你怎么能這樣胡來呢?”盛羽西有些歇斯底里的沖著盛雪落吼道:“你只是孟少爺養的一個情婦而已,你哪里懂什么看病把脈了?你不要在那里耍小聰明了,你這樣胡來不僅會害了齊老,還會害慘了我們盛家的!”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位盛大小姐竟然是孟少爺的情婦?

    “是孟家那位孟少爺?”州長夫人輕聲問道。

    齊木蘭一時漲紅了臉,說不出話來。

    她忽然想起來,她就是在孟家的莊園里認識盛雪落的。

    難道,盛雪落真的是孟少爺養的情婦?

    盛雪落卻好似根本沒有察覺到眾人鄙視的眼光,聽不到別人的議論聲似的,只是專注的給齊老把脈。

    四平八穩,不動聲色。

    前世,每當別人羞辱她說她是情婦的時候,她都羞愧得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這一世,這些流言蜚語對她來說,不過是萬箭穿心,習慣就好。

    孟星寒愛她比他的生命更重,甚至毫不猶豫自剜心臟來救她。

    她愛這個男人,便不會在意世俗人的眼光。

    不管別人說什么,她相信孟星寒也是一樣,這份感情不會有絲毫改變。

    齊老贊許地看著盛雪落。

    這丫頭面不改色,是個能成大事的料子。

    盛雪落輕輕收回手,看著盛羽西眼中隱藏著的無比惡毒光芒,不由得輕笑起來,“妹妹都敢拿假的帝王綠來招搖撞騙,我不過是把把脈,有什么好怕的?”

    盛羽西臉色一白,雙眼中投射出來的怨毒之色,恨不得掐死盛雪落。

    盛雪落卻壓根不理她,而是舉止優雅地收回手,說道:“還是請胡神醫來把脈吧。”

    盛羽西立刻笑了,“呵!姐姐,我說你是不懂裝懂吧?你把了半天,看出什么來了?還是說,你想讓胡神醫先說,然后你再說你也是這么認為的,好撿漏?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啊!”

    盛雪落只是淡淡看著她,“我治病自然有我的辦法,胡神醫既然來了,也應該瞧一瞧,才顯得出誰的醫術更高明。”

    “哈哈!”胡神醫氣笑了,揚起高傲的下巴,用兩個鼻孔看人,“你這個黃毛丫頭還想跟我比醫術?我胡某行醫三十年,什么疑難雜癥沒見過?你小小年紀就這么猖狂,裝腔作勢,今天非叫你看看我的本事不可!”

    盛雪落沒說話,只是輕輕挑了下眉。

    “那就請胡神醫為我父親把脈吧。”齊州長道。

    胡神醫倨傲地背著藥箱走過去,先是捋了下胡須,一副高人做派,然后開始給齊老把脈。

    齊老心里其實是有七八分相信盛雪落的,但是畢竟盛雪落年紀還小,而且把脈之后什么都沒說,齊老也有些猶豫了,才同意讓胡神醫也把脈。

    胡神醫把完脈之后,捋著胡須,道:“病人的病根在肺部,這病至少有四十年的光景了。”

    這話一出,齊州長的眼睛一亮,“的確,家父這病的確是有很多年了。神醫您看,這病該怎么治療?”

    胡神醫收回手,斜著眼睛看向盛雪落,“這個小姑娘先看的,讓她先說。”

    盛羽西在旁邊嗤笑,一個草包而已,難道還真能指望她能說出藥方嗎?

    盛雪落卻點點頭,說道:“老爺子的病因在于修煉內功的時候岔了氣,這原本只是個小問題,卻因為當時沒有及時調整,而導致這股氣郁結在肺部,導致肺部受壓,現在一般藥物已經無法治療了,需要先行針,再配合我配制的藥丸,三天之內,保證齊老藥到病除。”

    她說完之后,四周一片安靜。

    胡神醫驚訝得目瞪口呆。

    這個小姑娘簡直就是胡來!

    齊老的病針灸根本沒用,需要用狼虎之藥,才能把肺部頑固的病根給拔出。

    她居然說什么用針,還說她自己配置的藥丸。

    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胡神醫連連冷笑,“你們相信一個小姑娘的話?”

    齊州長有些遲疑,“胡神醫怎么看?”

    胡神醫抖著胡須,陰陽怪氣地說:“我的醫治方法和這個小姑娘南轅北轍,完全不同,現在就看你們家屬愿意聽誰的。”

    齊州長略一沉思,覺得讓盛雪落一個小姑娘治病,實在不靠譜。

    這位胡神醫他也有所耳聞,聽說醫術很是高明。

    要給齊老看病的話,還是要請這種上了年紀的,有名望的醫生來看才行。

    但是齊老似乎很看重這位盛大小姐,齊州長想了想,還是非常恭敬地詢問齊老的意見,“父親,您愿意用誰的藥方?”

    齊老見識過盛雪落的內功,她的內力深厚,就連自己都自愧不如。

    再加上她贈送的那份內功心法,那可是無價之寶。

    就算是真正的一塊帝王綠翡翠,也無法與之相比較。

    齊老看向盛雪落,剛才她妹妹說她是個情婦的時候,她把脈的手指連抖都沒有抖一下。

    她平靜如水,不起絲毫漣漪,如果不是她心中早就有了計較,絕對不可能這么沉得住氣。

    88106 www.lkomk.com.cn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先婚后愛:老公輕點寵》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先婚后愛:老公輕點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先婚后愛:老公輕點寵》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澳客网彩票 微信群里卖衣服的怎么赚钱 北京pk10在线计划更新 昆明地铁赚钱吗 排列三开奖 莱特币价格监控软件 8月1号福建快3开奖号码 柚理财官网 股票融资费用怎么算 pk10赛车软件开奖预测 江苏快三技巧口诀 开心农场游戏下载 莱特币挖矿机主板 pk10新四码1234定位 内蒙古时时最高遗漏多少期 哈尔滨麻将教学视频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