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网彩票|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i

正文 第1795章 大火

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雪落關山正文 第1795章 大火
(88106 www.lkomk.com.cn)    登駿深愛著符太后,為了符太后,他寧愿舍棄全世界。

    符太后執意要奪回咸陽、驅逐贏重威,登駿嘆了一口氣,說道:“好吧,我幫你奪回咸陽,不過,我不會再回義渠了,事后我要留在咸陽,和你一起住在宮里。”

    符太后有些為難,說道:“可是,你以什么名分住在宮里呀?”

    “侍衛也好,仆役也罷,我統統不在乎,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行,”登駿大大咧咧地說道。

    符太后看著登駿那副樣子,心里一陣刺痛。在符太后的面前,登駿就像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愿意為符太后付出一切,而符太后卻在利用他。

    符太后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可惡的女人,千刀萬剮也不夠贖罪。

    當符太后、登駿準備反攻咸陽的時候,石正峰和蕭劍正在籌劃怎么營救沈君后。沈君后被押到雍城之后,關到了大牢里,宮廷侍衛長馬海親自帶著侍衛,嚴加看管。

    石正峰和蕭劍爬上一棵大樹,向大牢望去,大牢院子里密密麻麻,全是侍衛。

    蕭劍說道:“石老,咱們要想救出沈姑娘,難度很大呀。”

    石正峰說道:“沈姑娘是咱們的朋友,難度再大也得救她。”

    “怎么救?”蕭劍問道。

    石正峰想了想,說道:“暫時保密,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

    雍城位于偏僻落后的西涼地區,天黑之后,家家戶戶都關門睡覺,大街上黑漆漆的,也沒什么娛樂活動。

    石正峰和蕭劍悄悄地溜到了牢房附近的一座倉庫前,兩個人抱來一堆柴火、干草,堆在了倉庫四周,然后潑上火油。石正峰使出控火術,手指一點,一條火焰噴射而出,剎那間,倉庫就燃燒起了熊熊大火,映紅了雍城的夜空。

    “著火啦,著火啦,快來救火呀!”看管倉庫的兵丁大喊大叫。

    倉庫里裝的是糧食,糧食這東西很有分量,在城里很難有人把它偷走,所以,倉庫里只有十幾個老弱兵丁在值班。

    大火越燒越旺,十幾個老弱兵丁根本就無法撲滅這么大的火。

    兵丁隊長吩咐一個兵丁,“快去找人來幫忙,快!”

    兵丁出了倉庫,看見了旁邊的大牢,便奔著大牢跑了過來,他知道大牢里關著要犯,有很多侍衛在那晝夜不停地看著。

    進了大牢之后,兵丁氣喘吁吁,對馬海說道:“大人,倉庫著火了,我們人手不夠,請大人過去支援我們,幫忙救火。”

    馬海說道:“本官的職責是在此看管要犯,救火的事不歸我管。”

    兵丁說道:“大人,倉庫里裝滿了糧食,如果不及時撲滅大火,那些糧食可就都燒成了灰。”

    馬海神色一凜,問道:“火是怎么燒起來的?”

    兵丁愣了一下,說道:“不知道,反正一下子就燒起來了。”

    馬海說道:“你們這些廢物,連火是怎么燒起來的都不知道,依我看這火肯定是奸細放的,他們想調虎離山,救走這大牢里的要犯。哼,這點小伎倆,豈能騙得了本官?”

    馬海命令手下的侍衛們,“都把眼睛給我睜大了,有可疑人員闖進大牢,格殺勿論!”

    石正峰和蕭劍躲在大樹上,聽見了馬海的話,蕭劍撇了一下嘴,說道:“這些王八蛋還挺不好糊弄的,石老,咱們現在該怎么辦?”

    石正峰想了想,說道:“咱們再放一把火。”

    就在馬海拿定了主意,無論如何就是不挪窩的時候,一個侍衛慌慌張張跑了過來,叫道:“大人,不好了,大牢也起火了!”

    倉庫和大牢同時燒了起來,馬海皺了一下眉頭,拔出了劍,叫道:“這是敵人搞的鬼,大家一定不要慌亂,把犯人看住了!”

    馬海不讓侍衛們去幫忙救火,死死地守在牢房前,結果,火越燒越大,眼看著大牢就要陷入一片火海之中了。

    侍衛們紛紛勸說馬海,“大人,快撤吧,再不撤就出不去了。”

    馬海看了看四周的形勢,終于動搖了,叫道:“帶著犯人,撤出去!”

    侍衛們把沈君后從大牢里提了出來,押著她撤出了大牢,來到了大街上。

    這時,大街上亂哄哄的,擠滿了人,人們拿著鍋碗瓢盆各種器物,裝著水前來救火。

    雍城的房屋建造得都很密集,而且大多是茅草屋與木頭房,如果不及時撲滅大火,整座雍城都要燒成廢墟。

    雍城街道狹窄,馬海他們帶著沈君后來到大街上,立刻就被救火、逃難的人群給堵住了。

    馬海吼叫起來,“讓開讓開,我是侍衛長,你們都給我讓開!”

    成百上千的人擠在一起,也沒人去買馬海的賬,你是侍衛長怎么了?這街道也不能因為你是侍衛長,就自己寬出二尺來,擠著吧,這個時候終于體現到了人人平等。

    馬海看著身后的侍衛們,侍衛們擠得都和他脫節了,他回身叫道:“一定要看住犯人,一定要看住犯人!”

    侍衛們信誓旦旦地保證,“大人放心,我們一定會看住的!”

    就在侍衛們叫喊的時候,突然,夜空中出現了一道身影,石正峰使出了鬼步踏空的輕功,在空中飛著,飛向了沈君后。

    侍衛們抬起頭,呆若木雞地看著石正峰,石正峰趁機俯身抓起了沈君后,將沈君后抱在了懷里。

    馬海急得直跳腳,指著石正峰、沈君后,叫道:“抓住他們!”

    石正峰抱著沈君后向遠處飛去,馬海和侍衛們被擠在人群里,干著急也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遠去。

    石正峰抱著沈君后一口氣飛向了城墻,天黑之后,雍城城門關閉,石正峰只能選擇飛越城墻,蕭劍不會輕功,還待在雍城里。

    守城的官兵見石正峰抱著沈君后在空中飛著,叫嚷起來,“你們是什么人,快停下來,停下來!”

    石正峰根本就不理會那些官兵,卯足了力氣,把鬼步踏空使到了極致。官兵們彎弓搭箭,朝石正峰、沈君后射了過去,石正峰設置了一個圓球結界,護住了自己和沈君后。

    穿過了密密麻麻的箭雨,石正峰和沈君后終于飛出了雍城,兩個人落在了地上。

    城墻上的官兵還在大喊大叫,石正峰拉著沈君后,氣喘吁吁,說道:“快跑,快跑!”

    黑夜之中,石正峰和沈君后悶著頭往前跑,跑呀跑呀,跑到天邊泛起了一絲魚肚白光,石正峰、沈君后回身一看,官兵們沒有追上來,兩個人這才松了一口氣,繃緊的神經松弛下來,感覺像是一瞬間被人抽光了骨頭似的,咣當一聲,就倒在了地上。

    兩個人都筋疲力竭,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就在這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喘了好久,沈君后率先打破了沉默。

    “真沒想到你能來救我。”

    “我們是朋友,看見你被捉了,我必須要來救你。”

    “朋友就那么重要嗎?”沈君后扭頭看著石正峰。

    沈君后出身于大戶人家,十幾歲就進宮了,身邊的人有父母親人,有丫鬟仆役,有國君大臣,就是沒有朋友。

    石正峰看了看沈君后,說道:“在我心中,你這個朋友就這么重要。”

    沈君后露出一絲甜甜的微笑,她已經記不起,自己上次露出這種微笑是什么時候了。

    沈君后說道:“本來我打算附著在動物身上逃走,可是,這一路上除了老鼠之外,就沒遇到什么動物,老鼠吧,我又嫌它太臟太丑了。”

    石正峰說道:“生死攸關的時刻,你還那么講究?”

    沈君后說道:“那當然了,怎么說我以前也是堂堂君后。”

    石正峰和沈君后躺著休息了大約半個時辰,東邊朝霞滿天,映紅了大地。石正峰、沈君后起身一看,有些傻眼了。

    他們倆四周全是黃沙,偶爾有幾棵枯樹點綴其中,風一吹,黃沙卷起,那種蒼涼的感覺能透到人的心底。

    “這是什么鬼地方?”沈君后說道。

    石正峰說道:“這里是戈壁。”

    “戈壁是什么?”沈君后一臉的茫然。

    石正峰說道:“戈壁就是無邊無際的不毛之地。”

    沈君后指著遠處的白骨,叫道:“那是什么東西?”

    石正峰說道:“那是動物的骨頭。”

    “那些動物怎么死的?”沈君后的語氣里帶著驚慌。

    石正峰看著沈君后,說道:“它們是困死在這戈壁的。”

    沈君后打了一個寒顫,湊到了石正峰的身邊,說道:“那咱們趕快離開這里吧。”

    石正峰和沈君后都是第一次到西涼,第一次進入戈壁,兩個人暈頭轉向,在戈壁中走了整整一上午,驕陽似火,曬得他們口干舌燥。

    這戈壁的晝夜溫差非常大,夜晚的時候,石正峰、沈君后不停地跑,身上還感到寒冷,白天,太陽升起來之后,一動不動,就那么曬上一會兒,曬得渾身冒汗。

    “石頭,我會不會死掉呀,”沈君后踉踉蹌蹌地跟在石正峰的身后,眼皮都快睜不開了。

    石正峰說道:“你不會死的,因為你已經死過一次了。”

    “再死我就要魂飛魄散了,”沈君后咣當一聲,倒在了地上。

    88106 www.lkomk.com.cn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雪落關山》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雪落關山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落關山》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澳客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