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网彩票|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i

第三卷 宮闈遺秘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歿了

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盛寵醫品夫人第三卷 宮闈遺秘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歿了
(88106 www.lkomk.com.cn)    梁霄收了手起身,瞧著夜志宇略顯掙扎的面色微微擰眉:“尸體已經涼了。”

    梁六打量了一番四周,沉聲道:“如今天氣冷,他上吊的地方就在風口上,涼得快些,也是情理之中。”

    梁霄不相信夜志宇會這么上吊自殺,他蹲在尸體前細看了看,一旁牢頭甲慌道:“這…這還有一張血書!”

    牢頭甲將桌上一塊布料遞給梁霄,梁霄打開一看,那是一份認罪書,大意是對先前在朝堂上被舉報的種種認了罪,自覺無顏面對夜微言,便上吊自盡了。

    梁六扯開夜志宇的長袍,長袍下的一角被撕開來,他的指尖也破了一個口子,如今人已經凍僵了,血液也跟著凝固了,可是梁霄聞著這牢里隱約還有一股子食物的味道。

    不禁狐疑道:“在此之前,可有人給他送過什么吃的?”

    牢頭甲搖了搖頭:“不曾啊,小的一直在這兒守著,倒是先前牢里開飯了,只是世子爺瞧著飯菜不合胃口,所以也不曾吃,這……這世子爺怎的好端端就上吊了。”

    梁霄將認罪書遞給梁六,沉聲道:“你去找個杵作過來。”

    牢頭甲的心跳都快嚇停了:“鎮國公,您這意思……”

    梁霄掃了眼牢頭甲,淡道:“我不相信他會上吊,想來定是有人從中謀害,一切只有等杵作驗了尸,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候仵作到來的同時,夜志宇死在大理寺的消息也已經傳到六王府。

    得了消息的曹氏已經匆匆趕了過來,她瞧見躺在地上的夜志宇,頓時便淚如雨下,一時哭得撕心裂肺:“世子!”

    她撲到夜志宇的身旁,顫抖的手輕覆在他的臉上,嗓音有些沙啞:“世子……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啊!你今日出府的時候還是好好的,如今不過幾個時辰,世子,就要與臣妾天人永隔了嗎?”

    她吃力的將夜志宇的上半身抱在懷里,冰冷的尸體刺激著她的感官,她覺得整個人的未來都已經沒有了。

    梁霄凝著曹氏,嘆了嘆氣,見她這哭得撕心裂肺的架勢,竟有些意外。

    原以為夜志宇瞧不上她,二人的感情也一直不好,如今竟不曾想,這曹氏待夜志宇也是掏心掏肺的。

    她抱著夜志宇,渾身都在發抖:“世子爺,你不是說了,回府之后要帶臣妾去見識風花雪月嗎?這日子才稍稍好過了些,你才知道臣妾的一片心意,怎能這樣離臣妾而去!你是騙臣妾的是不是?先前病著的時候,你就是這樣騙臣妾的,你醒醒,若是你醒了,你要納妾也好,要怎么樣都好,我都由著你。”

    梁霄站在一旁瞧著,也不知若是哪一日他與徐若瑾分離的時候,是什么樣的一番場面,他想都不敢去想。

    整個牢獄里就回蕩著曹氏那撕心裂肺的哭聲,在這樣沉靜的夜里,格外滲人。

    梁霄站了好一會兒,見這曹氏哭得差不多了,這才示意梁六去安慰一下。

    梁六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人,便遞了個帕子給她,淡道:“夜夫人,國公爺已經請了杵作過來,關于世子自盡的事情,想來定會有一個結論。”

    曹氏猛的瞪著梁霄,斥道:“不行!我不同意!如今世子才剛剛歿了,你們就要讓那些人在他的身上動刀子?如今我什么都不求,只求能帶他回去,好生安葬,你們誰也別想動他。否則,別怪我拼命!”

    梁六有些無奈:“夜夫人,你這是何苦。”

    曹氏望向梁霄,一雙淚痕猶未干,她沉聲道:“所有的人里邊,我家世子爺最信的就是鎮國公,曾有幾次,朝中有人來與世子爺密談,臣妾在一旁奉茶,聽得真切切,世子爺無論在誰面前,都是保鎮國公、信鎮國公的,此番世子爺差人去請鎮國公,想來也是對鎮國公的信任,可是如今,鎮國公竟連他的尸首都不放過嗎?”

    梁霄嘆了嘆氣,瞧著這近乎瘋狂的曹氏,淡道:“我行得正坐得端,從不懼誰在背后議什么,只是如今我也斷不會相信夜志宇會自盡于此,想來定是有人蓄意謀害,夜夫人與世子夫妻恩愛也可以理解,但是這件事情,我必要查個水落石出。”

    夜夫人死死的抱著夜志宇,沉聲斥道:“他已經死了,那些東西還重要嗎?如今我只求給他留一個全尸!你若是執意要對他動刀子,那么這件事情,就到皇上那兒去說個清楚明白,否則,讓我允許,這是萬萬不可能的。”

    梁霄拉了太師椅坐下,瞧著夜夫人淡道:“我這么做,不過是要給他一個清白。”

    曹氏死死的抱著夜志宇,整個人如同一個護犢子的母雞一般,身上充滿了利刺。

    可是梁霄不在乎這些,對于他而言,除了徐若瑾,其他的女人都是多余的存在。

    無論那個女人多痛苦,多無助,于他而言都沒有半分干系。

    所以梁霄如今能夠與夜夫人談幾句,對夜夫人曹氏而言,也算是一種尊重了。

    只是曹氏卻只死死的抱著夜志宇的尸體,她甚至已經忘記了這牢里的地面到底有多臟,整個人失魂落魄的陷入了一種極端里,她甚至覺得,她的生命都在一點點的流失。

    “我不管你是用什么樣的借口,想動他,不可能!除非你從我的尸體上跨過去!干脆給我一個痛快。”

    夜夫人將夜志宇抱得很緊,可是抱的越緊,她就越明白,這個人已經沒有了生命了的體怔了,她的心也跟著一點點的沉了下去。

    梁霄理了理衣袍,將手里的這份血書遞給她:“你看看,這上邊的字,可是出自他之手?”

    夜夫人曹氏接過那血書看了幾行便潸然淚下:“是他的字,他最喜歡寫的便是行書了,先前他在書房的時候,我在一旁研墨,所以印象深刻。可是我相信,他斷沒有叛國的想法,定然是有人看不習慣他,所以才給他下了套了。如今在牢里逼得他自盡!你們還想要怎么樣?現在好了,你們滿意了吧?”

    曹氏抱著夜志宇,傷心道:“先前你總是強勢,什么也不愿與我商量,聽一聽我的意見,如今好了,你也不得不聽我的了,咱們便尋一個清凈的地方,好好的生活。”

    88106 www.lkomk.com.cn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盛寵醫品夫人》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盛寵醫品夫人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盛寵醫品夫人》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澳客网彩票